资讯中心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赛事资讯 > 现场快报
一场选美只是一段青春回忆(组图)
15
06月
2017
转自:: 潇湘晨报
 
选美的舞台上,一直不缺少湖南妹子的身影,彭丹、瞿颖、刘雯、颖儿、柳岩,这些活跃在娱乐圈的湘妹子都是选美比赛出身。但更多的姑娘,没能通过选美跻身演艺圈或成为专业模特,她们或转战幕后,或打算改行,只把这当做一种青春回忆。
 
一场选美只是一段青春回忆
一场选美只是一段青春回忆
一场选美只是一段青春回忆


  选美的舞台上,一直不缺少湖南妹子的身影,彭丹、瞿颖、刘雯、颖儿、柳岩,这些活跃在娱乐圈的湘妹子都是选美比赛出身。但更多的姑娘,没能通过选美跻身演艺圈或成为专业模特,她们或转战幕后,或打算改行,只把这当做一种青春回忆。

  本报记者张磊实习生唐红长沙报道

  有着“选美奥斯卡”之称的世界小姐湖南赛区的比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,一大批女孩子站上这个舞台向桂冠发起冲击。选美能给她们带来什么呢?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有人表现得很迷茫,有人则说,并没有幻想过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位置,也不会把模特作为主要职业,纯粹是个人爱好。

  模特日常

  关注度提高了但不会终身奋斗

  很多女孩向往这个名利场,但这似乎都是行外人的美好幻觉,只有真正参加过选美的人才会知道其中的尴尬。戴佳说,选美对于她们这些女孩子来说,只是青春年华的一段美好回忆,很少有人将此当作人生奋斗的方向。

  双休日,常德女孩戴佳在半梦半醒中早早爬起床,洗漱、化妆、穿衣,不到一个小时就收拾好了。蹑手蹑脚离开寝室,一路小跑到学校附近的车站,顺手买份早餐路上解决,她要赶一场时装发布会,要走T台。中午过后,又要赶下一场演出,可能会因为时间仓促而忽略掉午餐。运气好的话,晚上可能还有一场。

  这就是一个学生模特一天的生活。虽然只有19岁,还是海南大学大二的学生,戴佳已经有3年的T台生涯,还是2013年新丝路大赛全国总决赛潮模组冠军、2014年中国城市天使大赛海南赛区冠军、2014年海南国际车展首席模特——如果想从事模特行业,参加选美大赛是一个不错的途径。

  头戴选美桂冠,首先得到的就是关注度。社交圈子越来越大,微博上粉丝越来越多,很多男生会送花送礼物。对于这些追逐,戴佳说,“这是一份欣赏,坦然面对就是”。更直接的好处就是更多的收入,参加选美大赛前,一场商演的酬劳就是八百到一千左右的样子,而现在,除了出场费大幅上涨外,还有学校请戴佳上课,一堂课可以收两千到三千,“独立承担学费和生活费是没问题的”。

  不过,选美带来的名气也仅此而已。因为身高和体重没有特别达到这行的要求,她们依然只属于“小模”,也不可能有单独的更衣室化妆间,“有时候一天要赶三场活动,换装很尴尬。大部分换装室很简陋,只好不穿复杂的衣服去现场”。为了保持身材,从来不敢吃饱饭,晚上回到寝室,不论再晚再累都要敷面膜。作为模特,可能拍几千张片子才能找出一到两张那种特别完美、有大片感觉的照片,“非常累”。有一次穿着十六七公分的高跟鞋拍片,“挺想拍出好片子的,心里也特别着急,一不小心从很高的台上摔下来”。

  台前幕后

  卖冠军身边座位?臣妾做不到

  选美的出路在哪里?嫁个有钱人,成为明星,还是默默无闻变成一个吃青春饭的模特?王婷算是一个特例,她成功转型为选美的推广者,今年世界小姐湖南赛区就是她承办的。

  王婷参加过两次选美,要追溯到十年前了,当时她拿到了美少女选美大赛的中国区亚军和ACI国际职业模特大赛的冠军,因为后者,她还拿到了美国ACI总部职业认证证书,拥有技术移民美国的资本。但很快,王婷就转到幕后了。她不想反反复复参加选美证明自己,“现在很多人会去追逐这个桂冠,不断地去证明自己的价值。但实际上我的观点是,我拿过三次奖、五次奖,哪怕只拿过一次奖,一样可以把我拿奖的经历分享给更多人”。

  王婷做过模特,但她不愿意把选美和模特划等号,“模特的主体是衣服,而不是人,选美是相反的”。社会上对选美、模特的混淆,一时间很有心理落差,特别是出去会被人主观认为是花瓶。王婷回忆一次客串主持,“有导演就说,‘哎呀,你也不会说什么东西的,就负责站着就好了’。我就说了一些对衣服的理解,他当时犹豫了一下,然后把词分给了我”。

  一场选美比赛,除了台上五光十色的佳丽,还有各种“富商包养”“砸钱买冠军”的花边新闻。在这个圈子混了十多年,手下美女如云,王婷自然见了太多。总决赛之后慈善晚宴性质的庆功宴,有人对王婷说:“你这么辛苦地去工作,为什么不换一个方式呢?”王婷假装不解:“什么叫换一个方式啊?”“冠军旁边的两个座位可是很值钱的。”然后王婷就会开玩笑拒绝,“对不起啊,臣妾做不到啊”。

  在王婷看来,当有人很明确地说“一个月多少钱,一套房,一套车”,如果你呈现出的感觉是渴望,就会有一帮人涌上来。但如果你第一时间拒绝,能够掌握好自己,这些人自然就会走开,王婷一直强调“想要什么,就会拥有什么”。今年的世界小姐没有比基尼环节,王婷坦言的确失去了一部分商业资助,但认可这个品牌的人却没有减少,“拒绝了这一小部分,可能我们得到的是更多”。

  王婷的老公同是模特出身,两人在工作中认识,如今孩子都四岁了。做老师的经历,让王婷坚定要把推广选美事业这条路走下去,“当每一张面孔都很鲜活的时候,你就会觉得,你身上担负的是一种责任”。六十岁的世界小姐茉莉夫人、七十岁银发模特卡门是王婷的偶像,“我想让更多的女孩子知道什么是美丽,美丽这条路很长远,你可以去追求,你可以去展现,无论你的年纪是多大”。

  初选美者

  或爱好或偶然,未来还有些迷茫

  得知要被采访,唐兰艳和赵娟很早就到了约定地点。唐兰艳今年19岁,读大二,赵娟年纪更小,刚高中毕业。她们都是第一次参加选美,聊起各大选美赛事还一脸懵懂。

  和十多年前的港姐亚姐相比,现在的选美,选手基本上都不会成为明星,搞不好就只是做车模、商场走秀、为淘宝服装店拍照的时候能涨个价。没有明星光环,选美的吸引力究竟在哪里?

  其实,这些小姑娘的目标远没有外人想的那么功利。赵娟高中时期就利用业余时间做模特,收入可观。即使报名参加世界小姐的选美,她并没有幻想过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位置,“我不会把模特作为主要职业,也没想过选美得名次能赚多少钱,纯粹是个人爱好,以后可能会往服装设计方向发展吧”。

  唐兰艳大学是学理工科的,因为身材高挑相貌可人,被老师推荐来参加世界小姐选美。从没做过模特、没受过专业培训的唐兰艳是湖南赛区的人气王,她对自己以后走不走这条路也还有些迷惘,“如果具备了成为名模或明星的条件,就会考虑往那方面发展。不行,那就按之前的计划,从事金融经济类职业吧”。

  赛事

  “环球小姐”、“世界小姐”、“国际小姐”并称为世界三大选美,中国香港的“香港小姐”“亚洲小姐”也名噪一时。

湖南一直被各路选美赛事青睐,今年举办的赛事就有第65届世界小姐大赛湖南分赛、世界旅游小姐、全球比基尼小姐中国大赛湖南分赛等。省内赛事则有利用互联网选美的首届湖南微女神大赛。全球第一个由中国人创造的世界性选美品牌——世界时尚小姐也于2015年正式落户湖南。还有连续举办了十五届的星姐选举,据了解,今年究竟办不办娱乐频道还在犹豫中。

  美女看多了也会腻,这些赛事不同程度的有创新,世界小姐就取消了比基尼环节,模仿流行的真人秀设置“世姐学员”。全国城市旗袍选美大赛的获胜者还能获得清华或北大EMBA总裁班学习名额。

  作者:张磊唐红长沙

主办单位
广东鸿威国际会展集团有限公司
联合主办单位
武汉广播电视台
承办单位
武汉国际博览中心
武汉广播电视媒体资源运营中心